事是做出来的

1.WHAT流行观念事什么? #

大多数人的观念事,事是计划出来的,先要知道如何做,才能开始去做,否者不敢行动,所以大多数人一辈子都在安全的等待中度过。
如果你问一个人,你真正想干的是什么?
他会说,我想成为一个作家。
你问什么不去做呢?
因为成为作家对我来说太难了,我没有基本功。我不知道写什么,即便我知道了想要写的主题。我也不知道如何构建一本书。这太难了。我还没准备好。如果我写不出来一本书怎么办?如果我写出来了,没有出版社给我出版怎么办?如果出版社出版了,卖不出去怎么办?我如果想要成为全职作家,得辞职,如果我赚不到钱怎么办?
看看,这些思维的底层假设就是:“我只敢去做确定性的事,所以我要看清了计划,才能开始行动”
这种假设就是一种世界观,即,精确系统的世界观。
如果用爬山来隐喻,精确系统的世界观就是依赖精准的地图才敢行动。
而,另一种与之截然不同的复杂系统的世界观,则是只需要指南针。

2.WHAT另一种相对观念是什么? #

另一种完全不同的观念是:我不知道,但是我选择先做起来,试试看。
我只知道大致的方向,我不用知道我会遇到的具体小问题是什么。我甚至不知道如何解决那些可以遇见的问题。我只有走到眼前,摸到了石头,看到了石头的纹理,才能知道踩到哪里,手抓到哪里,翻过去,还是绕过去。
最坏的一种情况是,真的过不去,那么我就宣布自己失败,放弃这条路,再选一条别的路重新开始即兴的探险。我们不必每次都成功走到山顶。享受爬山的本身才是目的,走了一半,兴尽而归,未尝不是另一种美好。
事是做出来的,摸到问题纹理之前,我不可能知道如何解决。甚至是摸到了纹理,我也要用身体去尝试,试着试着也许就过去了。

我们的大脑很强悍,但那是面对真实的问题的当下时刻。
里的太遥远,我们的大脑就是一个白痴。
这就是另一种世界观,复杂系统世界观。

3.我遇到的情况 #

我想要写第二本书,将SICP重构,我来添加定位,得到全局定位感。
我不知道如何写。但是我开始行为了。
我会写读书笔记。就像今天,我遇到的灵感:“原来我的工作本质是,定位。”
所以,定位才是我的热狗,故事只是番茄酱。
我很开心,解决方案就像自动出来了一样。只要我持续做。

4.总结:只要持续做,解决方案就会自动出现。 #

 
0
Kudos
 
0
Kudos

Now read this

Recreating SICP 1:从一个计算器开始

作者:何岩,禁止转载。 0.前言 # 你知道MIT计算机专业的第一门课是什么吗? 那就是SICP(Structure and Interpretation of Computer Programs) SICP被评为是一本神书。两位作者就像是炼金术士,将自己对计算机科学的真知灼见浓缩在不算厚的SICP之中。 虽然看上去SICP文字不多,但是信息量极大。很多我们常见的争论议题,例如面向对象和面向函数之争,SICP只需要几行文字就能点到本质。看完之后总有一种“... Continue →